馮宇宙

佛系写手 一般不写

zzs

你喜欢吃甜,喜欢看电影,喜欢打游戏,喜欢口是心非,喜欢偷偷看我站在教室门口扎头发,喜欢小孩子尤其是宋民国。喜欢我做题的时候盯着我的题看给我检查对错,然后马上帮我指正,你会把最好吃的糖果给我,会在我镜头面前搞怪,会说:“只要你来上海玩,我就带你吃好吃的”。我们一起参加学校的配音比赛,我还记得那个片段,是花千骨和白子画。你从网上买了一件夏季校服,校徽摸起来比学校发的质量要好。你会傻不拉几的口含泡腾片,你语文不好,一首雨霖铃背了一个周没有背过。你告诉我你的曾用名,很好听。给我看你小时候的照片。很朴实的告诉我你们家的情况,我们的故事很早就开始了,很长很长,你说我只要回头,就一定能看到你。

别担心,并不一定非要并肩行走不可的。

只在是在朝着前头,只要是用同样的速度,无论是在哪里,无论相隔有多遥远,都没关系。

我总是愿意相信,

假如努力不去忘记,

终有一天,我还会再次遇见你 ​​​

当想起外滩,城隍庙豫园,秋霞圃,黑龍潭,想起浦东南路 生煎和海棠糕 望着陆家嘴和東方明珠,好像你的笑脸和声音就在身边,我想 再也回不去了 太刻骨铭心了。

但愿殊途同归,我能与你讲讲这人生的路。


你的味道

文/冯宇宙

此诗作于18年上半年

当落霞溜到天边的时候
当月光穿透云稍的时候
当面前盛着慢慢一盘食堂里的饭菜的时候
下咽那一口
多希望是你亲手做的
就如孩提之时
你亲手喂我那般温柔
晚风卷起陌生人味道
丝丝缠绵
却不如那一般好的
无论丰盛或是清淡
散学归来时的呼唤
是你带着香气的歌
长大后
就很少见过

深秋,和一条名叫望留的街区

文/冯宇宙

此诗作于2015年11月,是年14岁 走在一条外公带我去的小路上,有感,遂作

那个城区很小
小到一出门就可以碰到熟人
方圆好几里内的村庄都把这里当做最繁华的地方
这里的确很不同
不同于周围其他村庄
这里有几栋楼房
有各种各样的专卖店
甚至
拥有一辆电动车
就好像拥有了这里的一切

许许多多的培训班和来来往往接送学生的大人们
带着一种急切地殷切在这条不足二百米长的街道上穿梭
好像在怕 怕孩子们走不出这里
没有好的未来

就在那条街上
一个对她来说很厉害的“超级市场”放电影
犹豫没看到
她很沮丧
扯着我的衣角抱怨

那里的生活节奏总是比大城市慢半拍
一年前流行过的歌曲
和上个月放映结束的影片
有尘土味的老校区 古朴 素净
可能那里也有天台山仰望天空的少女吧
抱着篮球的 充满心事的少年
应该也有吧
以及
一张张像直飞一一样 远走高飞的试卷

秋风萧索
一切好像都没有改变
街道很长
足足有二百米
街道很短
仅仅有二百米
在这个深秋
我终于嗅到了他的深邃和孤独

也许 路灯照亮的
不仅是长街

heavy rain

听到陈萝莉那首《大喊大叫的流行歌》

他唱到这两句的时候 听的我鼻子一酸

“希望可以放弃音乐,可音乐没有放弃我”

高二下学期马上结束的时候 我在艺术生和普通生之间纠结 我们老师说 用艺术可以考一个很好的大学
我今年17岁,已经学习美术十三年半。
我从小到大学过彩笔话蜡笔画版画泥塑刮画线描水粉水彩国画书法素描...我曾经夜以继日的将全部身心投入其中,尝试过把自己想象成一个艺术家的滋味,我曾经抱着画板,拿着画笔去描摹我的意中人。在那几间不同却又相似的画室里,我看到过夜里的星星 看到过暴风雨打在窗子上又被窗子打回去 我买过各种各样的画笔,想象过勾勒一切梦里梦外的美好。曾在年幼无知只会玩闹的时候,拿着一盒粉笔画遍整个小区,我曾淌过很急很急的小溪,去很远很远的深山老林里描绘零几年还没被污染的大自然。对破败产生热爱,沉迷于艺术展览,向往一切与众不同的视觉听觉等感官艺术,色彩斑斓又处处平和,那曾经是我的世界。
原先我在本子上写,“其实我并没有放弃,我依然热爱 只是他不再是我前进的方向”现在我在想 这根本就谈不上放弃 只是在等一年吧,过完束缚又不自由的高三 等上了大学,一定把你找回来
那天我在做一轮复习三维设计 六月三十号晚上  心情跌倒谷底
这种感觉有谁能懂呢 就像你抛弃的一个跟随你是你的孩子,一点都不夸张,是打心窝的疼。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可是有些故事却很相似,说出来,正好打在我的心尖上,谢谢这首歌,倔强和不服输的眼泪观众和歌手都流了,你一定会更棒的,因为你是大艺术家。

[小诗]记705


蚊子从耳边嗡嗡飞过
你抿嘴笑着 我却悄悄抹泪
你笑起来就回到小时候 小时候的夏日
蚊虫叮咬在脖子上 一小口 一阵酥痒
肉嘟嘟的小手轻轻挠着

那时候我们都还不知道很多词语的意思
后来公交车站旁成群盘发的女孩背着乐器路过
不是灯笼却也美得朦胧的街灯照亮的一片橘黄色
你抬头看天空
我侧身看你
烟火没有 人情却围绕四周
有人舍不得 有人说爱你
闷热
汗水却没有轻易流下 我也见过你流汗的时候
某个傍晚 某个晌午 某个深夜
寂静的连蝉鸣都没有的日子里

转载 爷爷和我

很震撼的一篇文章
http://yueduwenzi.lofter.com/post/353ab_fb9b2f

心情雜記–

市中心 那个五层高的教学楼上 每天放学我们都停留驻足的天台
大家都拖到放学以后才记作业 天黑了之后东边的班级会有人偷偷拉电闸 班里一黑之后一阵唏嘘  低下头继续记作业
六月初的傍晚夜风很温柔的吹啊吹 我们班级在五楼 一出门就是天台走廊 面对的正西方是三座商务楼 初一我们刚到这所学校的时候 它刚开始建 浮浮沉沉三载春秋过去了 我们长大了 要毕业了 它也长大了 可以说 我们是一起长大的 春末夏初的傍晚 夕阳下沉 一片紫红色的火烧云 陪我们散学的 还有远处看起来模模糊糊的万家灯火 和下班高峰期的车流 以马路为中心照亮四方

星星碎了 掉下来 荧荧闪闪的撒了一地 我屏住呼吸 难过也不是 开心也不是 五味杂陈 心里什么滋味 我一点也说不出来 六月花早就都谢了 可空气里还是有那么香甜的味道 烧烤味 啤酒味 烟火人情味

一点记录。



旧城区的老鞋城失火了。

说真的,我真没对那里有什么印象记忆中 没怎么去过。不过偶尔经过那条路 还能连星想起点小时候的事。

小时候小女孩儿眼光,粉红色、亮闪闪的小凉鞋成了最爱。看到大点的小姐姐有人穿凉拖,什么花都有,怪好看的,就背着母亲把刚从鞋城买的小凉鞋剪了 只剩下一个底和前面的花,确实像个拖鞋了 可母亲愣了,拿起小学打了我屁股两下,这我才发现 这鞋底质量是真好

一晃过去了十二三年,听说鞋城失火的消息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就和父亲一同去了现场。整个南北路都戒严了,顶上那一片小天空还是灰蒙蒙的。

烧了一个晚上

物是人非

我走进胡同,站在警戒线以外,前面是武警,他们站得很直,像一排松。里面脏乱乱的一片,有救护车也有消防员,像生化危机现场。

我旁边站了一个老头儿60出头的样子,身材矮矮胖胖 头上秃了一片。他面朝着眼前这一片废墟,眼里有说不尽的忧伤 我也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 是某种情结吗?我说不出。

毕竟这胡同说来也有十几个年头了吧。他浮浮沉沉,其起落落,今天什么变了,明天变了什么,老街坊都看在眼里。

转眼来到这世上17年了。前几天才发现这么久了,对于这个城市我还是很陌生。有些街区离家很近,但竟然没有去过。我妈曾经跟我说以后就考同城的医学院吧 是个一本,而是离家也近,能经常回来。我本来是很反感的,小时候我就很不安分。总想走出去觉得在一个城市里有老变小,很无趣,很枯燥,总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于是我回我妈 “看看吧!”
我爸倒是依我“孩子想出去闯闯”
我妈没说话 但我能从她眼里看出些许落寞。
这我都知道,母亲嘛,就一个独生子。

说实话,我心里其实也挺酸的
我想不出有什么法子让母亲服帖
也只能很不负责任的扔下一句

”我想出去看看”

————————

暑假出门打工到哪儿不要说是不招童工。很想这个钱都挣不了!哪怕端盘子,扫地,刷碗,这种还得大学本科毕业,连个机会都不给。j

总以为自己长大了,没想到还是没真的长大。

班里的大小伙子,一米八多的个儿,愣是被硬生生的排入童工行列。去医院挂个号,儿科诊室里一个巨婴端坐在那儿 好不滑稽
暑假里头一天和我妈去了趟外婆家 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差不多暗了 下了公车离家还有四五个路口。我说我们走回去吧,我妈说好
那条路我们走了好久 就着月光和路灯 说了好多话 不过大多都是我说他听。
我妈也不嫌烦一边笑一边听我讲

我近视眼,再加上没戴眼镜 暗黄色的路灯 把眼前这个40多岁的女人轮廓模糊化了,这一刻,他没有皱纹,没有白发。只有圣母似的轮廓那轮廓好是镶着金边儿似的。迎着金光站在那里 其实他就是圣母啊

一个属于我整个世界的圣母

我只有一轮月亮

————————

很散的散文

从前傍晚落日阑珊 我无事可干 喜欢跑到窗前往特别远的地方看

看着天边上镶着的那一溜金黄的云 太阳灿灿的隐在那云后面,不知是天然红的夕阳 还是夕阳染红了天。

眯起眼睛 才可以看到太阳是从远处那座低矮的小山上落下去的。据说那山后有片湖,我倒是没去过。不过却是在哪里见过照片 水很清,能映出岸边的群绿

后来我随长辈去了南边郊区一片所谓的仙林。

听别人口传得神乎其神,什么“林空鹿饮溪”芳草萋萋鹦鹉洲”凡是好听的形容词都用了个遍。

到底我真是去了那地方。爬上那山丘,真的是一片平和。

一片平和的低矮的温带落叶阔叶林 风都不舍得吹的一丁点儿浅浅的干巴巴的沙土。古旧的寺庙和古刹,仿若从未见过世面的山鹰。除了虫鸣和远处拖拉机的声音了。

果然,所有的美好都只能拜我所想

于是,刚上去不久就想着快点下山,可长辈们却在这里停停,那里驻驻 这让我很是烦躁

在山上煎熬了有半个多小时的时候,忽然就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

古老的庙里飞出来的鸽子。都停在了红墙的檐角 彩色的旗子房梁上挂着的古铜色大铃铛都随风摇着。一直摇。一直摇 摇出一种残存于历史里的荣耀感。

昔日辉煌,江山万代,送多少成者 又送败寇多少 川江秋月 夜里又有多少风声雨声 有多少国事难平 这样的净身之所 也再难寻觅。

山顶上有座塔 记不清那塔叫什么名字了,塔中间那根竖梁粗壮的很 楼梯盘旋而上,如一条巨龙般绕上去 登到塔顶 这场景就不能不让我恍然了:

十字交错的通向远方的小路 深绿色在阴天里被硬得灰蒙蒙的田野 远处低矮崎岖的山丘 还有不知哪里响起的号子声。
我想若是雨天或者夕阳西下的时候来灯塔那景色一定比现在更美。

我本是一开始就先想着要离开的 结果却是被迷得出神

月是下午六点钟 大人们喊我

“丫头,下去吧,该回去了,天快暗了!”

“不,我要看太阳下山”我不经脑子的说

“说瞎话,今天哪有太阳!”

我就好像什么也没从他们口中听到似的一股脑地站在上面 万家灯火亮起来 今晚天上没什么星星我却想起柒叁那首诗来––

[大风吹着我和山冈

我面前有一万座村庄

我身后有一万座村庄

千灯万盏

我只有一轮月亮]

我从此也知道确实有那么一个地方,让我高傲到都不想去问他的名字。

只是觉得他好

直到小表妹过来拉住我的衣袖 喃喃地说:

“姐姐,下山啦”

我才缓过神来

这里真美啊,我说。

半年多过去了,我没有再去过那片仙林 但后来有人问我是不是真的有鹿 是不是真的先急了 我还是不敢做肯定,但我还是会恹恹地说

“是个好地方”

后来我发现,从我家楼上能隐约看到远处的那座塔。可站在那塔上 却看不到我家。

奇怪了